【第四届“感动北航”人物】郭川:环球英雄 追寻蓝色梦想
发布时间:2013-07-02

  2013年4月5日8时30分,挑战单人40英尺帆船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的航海英雄、我校1982级自动控制专业校友郭川胜利返回青岛港,历时137天20时2分28秒,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!成为世界上第一位成功完成单人40英尺帆船不间断环球航行的航海者,为中国赢得了荣誉!魔域重重孤胆英雄自国际帆船联合会设立40英尺帆船环球航行这个项目以来,由于其航途的凶险,难度极大,迄今为止,世界范围内的许多帆船好手也只能望而却步。试想,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下,身处十几平方米的狭小空间内、像蹲水牢一样航行130天左右,这需要何等的意志。再者郭川需要穿越赤道无风带,随时可能在一片平静的水域接受着烈日长时间的炙烤。接着他将一路南下直到南美洲最南端一个被称作“合恩角”的地方。凡是职业航海帆船选手,都知道这是一片风急浪高、冰山出没的魔域。
  “那是片完全未知的水域,那里冰山遍布,怕是最难闯的一关。”郭川说。
  随后他将通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,直到穿越马六甲海峡回到太平洋。这期间他将接受鲨鱼、暗礁和海盗的考验。当被问及这一切该如何应对时,他回答说:“那一切只能随机应变和听天由命了。”死神之吻精神再生对于这样一个让人闻而生畏的艰险航程,郭川却充满了期盼。作为一名职业极限帆船赛手,他经历了许多的大风大浪,甚至有几次死里逃生,但是他始终认为挑战极限就是他的使命,一切也就变得无畏了。
  郭川原是北京某航天公司的副总经理,生活富足安逸。他酷爱户外运动,天上飞过三角翼、滑翔机,地上玩过滑),水上玩过滑水、冲浪,水下玩过深海潜水。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,他成为一个职业帆船赛手。从2007年起,他就一直在法国自费训练、比赛。
  郭川说,5年前还不敢想去挑战目前世界上最难的帆船环球航行纪录,但2008年的沃尔沃帆船赛为他树立了信心。
  他认为,自己的环球航行“奥德赛”之旅,狂风巨浪、冰山暗礁和海盗鲨鱼等固然可怕,但最大的对手还是“心魔”。因为,在沃尔沃帆船赛上,郭川就曾经历过一次“心理死亡”,因此深知它的可怕。
  “在2008年的沃尔沃帆船赛时,我患过严重的忧郁症,后来我查了一下资料,发现那是幽闭恐惧症。当时赛程还不到一半,我的心理出现了严重问题,情绪极度沮丧。在船舱那样小的一个空间内,我发现不能控制自己的呼吸,身体和精神都在崩溃,痛苦不堪,也不愿吃东西,对生活完全失去了热情,突然怀疑自己所选择的和所做的一切:到底有什么意义?”
  郭川当时的痛苦常人难以想象。
  “当时每天只能睡一个小时,然后就彻底苏醒,在深夜里忍受死亡一般的沉寂。医生当时建议我立刻下船休整。可我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,因为当时正在从新加坡向青岛的航行之中,作为参赛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中国人,故乡青岛的人们对我很期待,因此我决定要咬牙坚持到青岛。然后我就可以下船彻底休息了。”他说。
  他在船上每天要吃安眠药和抗忧郁的药,拖着已经垮掉的身体去做船员要做的事情,勉强随船航行至青岛。随后,他发现自己并不能休息,必须要继续航行下去。
  “当时身体已经彻底垮掉了。但到达青岛之后,那种氛围让我无法停下来,大家把我当成了英雄,对我寄予厚望,我发现自己不能从一个英雄变成逃兵,只有继续在枪林弹雨里冲锋。我木讷的大脑当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:必须要咬牙往前冲。如果不走,可能会苟且偷生一段时间,但最终还是要倒下去。如果我停止向前,当船离开时,我一定会后悔,无法弥补地后悔,精神上一定会倒下去。我想,人在征途,不能做狗熊、懦夫,要对得起自己的承诺,不能轻言放弃。既然走了一半,就要走完。我想每个负责的人都会这样做,这是一个基本的道德问题。”他说。
  然而,船队认为他已经不能胜任艰苦的航程了,但郭川坚持随行,船长只好安排心理医生对他进行测试。当时郭川感觉有股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他,在测试面谈过程中竟然没有太大异常。医生允许他继续参赛,但要他继续服用安眠药和抗忧郁的药。
  风萧萧兮易水寒,郭川当时像个一去不返的壮士般毅然踏上征途。“出发那天是情人节,天气阴沉,家人来送行。我躲在舱里不敢看他们,眼睛在流泪,心在流泪。因为每天只能睡一个小时,面目是僵硬的,肌肉是僵硬的,想笑想哭都装不出来,那种难受程度,常人无法想象。”他说。
  郭川随船离开青岛前,一位刚从美国回来的老中医赶来救治他。他说:“西药副作用太大,严重摧残身体和意志。我没有继续吃安眠药和抗忧郁药。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中医,给我开了一些药。不知是药物效力,还是心灵的召唤,船从青岛起航以后,我的身体神奇地峰回路转,一天比一天好起来。”
  沃尔沃帆船赛结束后,郭川发现,走下帆船之时自己已经实现了一种心理的升华,变成了一个“特别的人”:对人生特别自信,对生活充满了特别的信心和期望。这也是帆船运动吸引他投身其中的主要原因。
  这时他坚信自己需要更高的挑战,而有个挑战其实也一直在等待着他———不靠岸、不补给的环球航行。人生论文励志故事郭川把这次挑战看作一篇人生论文。他说:“我是学工科的,要用自然科学的态度,做一篇大论文,带回中国去,给自己人生一个满意的交代。人生在47岁这个时候,能有这样一个明确的目标,这样一个机会去实现自我,感觉很欣慰,很幸福。”
  对于这次史无前例的挑战,郭川准备得非常认真。他知道单凭满腔热血很难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,更需要科学的指引。科学力量加上一颗勇敢的心才能创造奇迹。他说:“蛮干也有可能侥幸过关,但没有示范作用,有可能会误导别人。我不仅要对自己负责,更要对别人负责。”
  郭川的筹备是在一个严格的科学体系内进行,作为一个航天专业的科班人员,他感觉自己的训练和太空宇航员的非常相似,一切都要求高度科学。
  他的训练计划中包括去年9月举行的横渡大西洋的比赛,以作为对他实力和备战状态的检验。当时为了获得最大风速,郭川选择了风速较大的海域并使用最大球帆航行,然而在横渡大西洋比赛的后半程他遇到了一个致命的麻烦———自动舵断了。
  郭川回忆起当时的情境,简直苦不堪言:“自动舵相当于你有个助手帮你掌舵。它罢工后,我就只能人工控制,一天24小时很难有时间睡觉。后面还有900海里,需要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才能到达终点墨西哥。一般赛手碰到这个问题,肯定会退出比赛。当时我想,我一定要咬牙完成,我已经准备了那么多年,付出了那么多,绝对不能半途而废。于是我艰难地控制着帆船向前航行,感觉支撑不住时,我就大喊着激励自己:‘郭川,你一定要顶住!你一定能行!’。每天也会在条件允许时睡一会儿觉,每次半个小时,一天最多两次。睡觉时,帆船处于无人掌控状态,很可怕。由于超负荷的工作,消耗了更多的食品来补充能量,上岸前4天,我的食品所剩无几,已经不够维持正常状态下身体最基本的热量补充。但我坚持到了终点。”
  支撑郭川的坚强信念不仅来自他的职业素养,也来自家人、朋友对他的无私奉献和牺牲。这也给他带来一种强烈的责任感:做好自己,不能愧对他们。
  当他孤身一人在深海的黑夜寂寞航行时,他会想到那些一直支持他的人,自己的父母、爱人、孩子和朋友。
  在横渡大西洋之前,郭川的父亲去世,当天他赶到巴黎计划乘坐最快的航班回国。但航班取消,他只好返回驻地。他哽咽着说:“我当时无法及时赶回国去,我决定留下来。如果回去,比赛就没法参加了。既然已经失去了亲人,就不要再失去比赛了。我要完成比赛,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。”
  走近郭川,你会发现他有强烈的使命感。那么他的使命是什么呢?
  用他的话说,为了这个使命,“我背井离乡孤身一人来到法国刻苦训练,每餐都只吃米饭拌点青菜、蘑菇和肉肠的单调食品,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,睁开眼睛,脑子就要满负荷运转,没有闲暇去想别的事情……”
  郭川在向一种传统的生活方式挑战,他想证明每个人都可以更积极地活着。他说:“到了我这个年龄,很多人在心态上已经走进了晚年,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,失去了拼搏的动力。我只想证明给他们看:你还能拼搏,你还能拼搏出更大的奇迹,只要你相信自己,只要你肯去认真拼搏。”
  在我们这个贪图安逸,却又饱受焦虑折磨的时代,郭川正在用不屈的信念书写一篇精彩的励志故事。人海迷惘,他为我们点亮了一盏心灵的明灯。(“感动北航”组委会)

 


 



】【关闭